【女校性事多之律子老师的贴身指导】(01-02)【作者:骆天龙】   校园小说 
字数:10689
 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,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。
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,谢谢 !

    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
         第一集女校性事多之保健委员的用途

  「这是真的吗?我是在做梦吗?」我心想。

  拿着765PRO所发出的聘用信,来到这所破烂的偶像事务所门前。
  抱着好歹也是一份工作的心情,我推开了门,走了进去。

  「欢迎光临!」

  应门的是转身看过来的小姐,看上去二十多岁的她,脸上有颗醒目的哭痣,可是,於第三秒我便把目光聚焦在胸脯,那个几乎挤破制服的上围。

  「喔!早,早晨!」我迟疑了数秒才懂得说:「我是来上班的张仁和,这是聘用信。」

  双手把信递上去时,她说:「欢迎你,我是音无小鸟,社长的秘书,请多多指教。」

  「请,请多多指教。」听到音无小姐的自我介绍,我立即依日本的礼节对她鞠躬。

  「噢!你来了。」

  我转身看过去,是当日的面试官秋月律子,立即鞠躬说:「早晨!秋月小姐,请多多指教。」

  「不用这么紧张。」律子笑着说:「来,先跟你做一趟检查。」

  「嗯!」我点头后,跟着律子进房。

                ***

  关上房门后,我跟随律子的指示,脱了裤子坐在床沿上。

  「仁和,虽然你是来做制作助理的,但是我们人手不足够,所以想请你兼任男优,并且跟你做个性能力评估,没问题吗?」律子说。

  摘下眼镜的她,看起来温柔多了,加上只有我们两人,使我有点紧张,不懂回应。

  「处男吗?」律子轻声问。

  我点头。

  「放心,我也没有经验,毕竟这是政府的新规定,大家都是边做边学。」律子把记录板放下说。

  律子逐颗钮扣解开时,不忘说:「现在跟你做的,是性能力检查。」

  听到这句话,我更加紧张,但是,看到这位十八岁的姑娘的上围时,下身开始有反应了。

  「这么快的反应,讨厌,我真的这么有吸引力吗?」律子说。

  当律子跪坐在我的跟前时,深邃的乳沟一览无遗,使肉棒更硬更坚挺了。
  「反应很快,我们可以略去前奏这部份了。」律子填了答卷后,依题示说。
  她按下秒錶后,张开口吞没了肉棒。

  温暖和湿润的口腔,让我体验了另一种快感,是手指不能相比的,这刺激使整个人抖震了片刻。

  律子连这种反应也记下,才慢慢的摆动着颈,让肉棒抽插着口腔。

  哪有处男可以承受这种快感,我很快便射了,微黄的精液从律子的口角溢出来。

  律子从口袋里取出试管,将精液吐进去后,记下了份量。

  填好答卷后,律子满意地说:「可以了,待她们回来后,再跟你介绍吧!」
  「秋月小姐,」我说:「我,我有一个请求?」

  「这个嘛!」律子看着答卷说:「不太过份的请求,我会考虑的。」

  我说:「我,我想跟秋月小姐做……做一次,行吗?」

  等了两秒也没回应,我尴尬地低着头,准备穿回裤子时,律子吻着我的嘴,把我拉到床上。

  我们脸泛潮红地看着对方,感受着彼此的鼻息,两根舌头都没有停下来的打算,还在她的口腔内纠缠着。

  没多久,她褪掉了我的裤子,然后把胸前的钮扣逐颗解开。

  我也替她解开钮扣,并把那些拟事的衣物推落床。

  连内衣裤也抛去后,我马上口舌并用地享用着律子的胸脯。

  「嗯……嗯……好,好舒服啊!」

  不自觉地说了出来的话,那份娇媚可能连她自己都不敢想像。

  给我戴好套套后,她便用手引导着肉棒,插进自己的小穴里,告别我这个处子之身。

  这就是做爱的感觉吗?整根肉棒都感到灼热难耐,龟头还有阵阵骚麻的感觉。
  抽动了三下,便忍不住射了,然后全身冒汗地压在她的身上。

  「你太紧张了,仁和。」她说完便吻了我的额头。

                ***

  当这公司的偶像成员逐一回来时,律子立即进行介绍,并把大家的反应记录下来。

  总结起来,大家听到我是男优后,大部份都非常讶异。

  双海真美与双海亚美,这对双胞胎姊妹花,待大家休息时围在律子身旁,轻声问:「律子姊姊,告诉我告诉我,有多少人来应徵的?」

  我立即竖起了耳朵,却看到律子举起一根手指,并说:「唉!我们这种缺钱的偶像事务所,有人来应徵便行了,还可以要求甚么!」

  双海姊妹失望地离开。

  为了提振精神,律子拍着手站起来,说:「好了好了,大家听清楚,为了让大家更快适应仁和这新人,从今天开始,大家在办公室内只准穿内衣裤,连我也不能例外。」

  美希第一个叫了出来:「吼,这不是给他看个饱吗?太便宜他了。」

  「喂喂!」律子说:「他是你们的对手,别说是看个够,他想甚么时候跟大家做爱,大家都不许拒绝。」

  「大家快去准备吧!」律子拍着手叫嚷,然后推着大家进入更衣室。

                ***

  换好了衣服的各位,陆续回到办公室,若无其事的继续做自己的事。

  当律子点算人数后,不满地对着更衣室喊叫:「雪步,怎会这么慢的?是哪里不适吗?」

  雪步尴尬地伸出了头,结结巴巴地说:「律子小姐,这个,这个,我……」
  没等雪步说下去,律子便说:「这样吧!你穿着泳衣出来吧!这个可以了吗?」
  「嗯!」雪步点头应允后,立即关上了门。

  在我身旁的四条贵音说:「仁和,别怪她,雪步最害怕的是男人和狗。让她慢慢习惯吧!」

  我点头后,律子便开始今天的简报会。

  「各位听清楚,今天开始,我们便要执行那个新规定,因此张仁和会加入我们的团队,跟大家演对手戏,明白吗?」律子提起精神说。

  虽然我听不明白,只是大家都聚精会神地听着,不便打扰了。

  「大家会被分成两队,分别演出《女校性事多》和《人细鬼坏》,人手分配是这样。」律子说完便取出白板笔,在白板上画出一条直线。

  然后,大家的名字都逐一写上,高槻弥生、水濑伊织、双海真美、双海亚美四个在《人细鬼坏》那边,其余九人都在《女校性事多》。

  大概是个子较少的四个吧!我分别看了她们一眼,除了伊织别过了脸外,其余三人都跟我微笑。

  「简直是酒池肉林呢!仁和小弟。」三浦梓以手贴着脸说:「我会演甚么角色呢。」

  「跟我和贵音都是老师呢!」律子说:「也会到《人细鬼坏》那边当配角,所以这个角色分配表是暂时的。」

  「因此,大家都有新的训练科目,而且我们都很乐意让你们找仁和练习。」律子指着我说。

  「还有,仁和从明天开始要锻炼体能,所以你要自制一点,别弄垮自己的身体啊!」律子高声提醒我,召来双海姊妹花的笑声。

  「最后,是春香的报告了,今天的成绩如何?」律子看着春香问。

  春香立即站起来,微笑着说:「是的,刚才我卖了十五张,相信明天便可以卖光的。」

  「太慢了,春香啊!你要再加把劲啊!」听着春香的回答,律子一手按着额头,低声说:「这样吧!稍后让仁和帮助你吧!」

  「嗯!」春香用力地点头,然后坐下来。

                ***

  午饭过后,我按照律子的指示,抱着一箱光碟尾随春香出外。

  是商场外的展销摊位,我便问:「春香,这是甚么光碟来的?」

  「这是我的泳衣写真集,内含二百张照片和一段十分钟的影片。」春香微笑着说:「送一张给你吧!」

  「不要,会害你被骂的。」我掏出钱包说:「五百元只是小数目。」

  接过那枚五百元硬币后,春香递上一颗糖,笑着说:「请用,吃点甜食会使精神开朗的。」

                ***

  二小时后,全数二百张光碟终於卖光,我们喜孜孜地回来。

  迎接我们的,只有律子和贵音,其他人都要练习或工作,并未回来。

  签收了那笔钱后,律子将一份剧本交给我们。

  封面写着《女校性事多之保健委员的用途》。

  春香首先问:「这么快便有工作吗?律子小姐。」

  律子点头,我便问:「太快了,有多少时间给我练习?」

  律子皱了皱眉,说:「这是素人演出的微A片,全长十五分钟左右,没多少对白,三十分钟应该足够的了,之后到练习室找我吧!」

  我与春香点头,认真地翻阅不足十页纸的剧本。

                ***

  三十分钟后,我们依照剧本的指示,换上校服。

  听律子说要让我们习惯,所以我跟春香一起换衣服,一起进入练习室。
  当然,我乘春香褪掉衣服的时间,从后抱着她,双手肆意地揉弄着胸脯。
  真的很滑,而且充满弹性,害我的肉棒也硬起来了。

  春香本能地抓住我双手,待她转脸望过来时,我马上吻了过去,还用硬梆梆的肉棒刺她的屁股。

  「呀~!仁和,别,别这样啊!律子小姐,在等我们的……」春香说完便挣脱了我的魔爪。

  走进练习室后,律子和贵音都在这里,而且室内被佈置成一间保健室。
  「这是系列作的第一弹,好好地干吧!」律子说完便用导演筒敲了我的头一下。

                ***

  「张同学,怎么整天都魂不守舍的。」贵音问。

  「四条老师,我,我……」我没有说下去。

  贵音扫视了我全身后,问:「那个问题吗?」

  我点头,贵音接着说:「一个男生被调到这所女校,有性需要是正常的,压抑性欲对身体不好的呢!」

  我无言,这时春香走了进来,说:「四条老师,你找我吗?」

  「是啊!」贵音说:「有件事想拜託你的。」

  「仁和需要发泄一下性欲,所以我想请你帮忙。」贵音指着我说。

  「明白了,」春香点头说:「这是保健委员的工作呢!」

  然后走到我的面前,鞠躬说:「张同学,请多多指教。」

  我们肩并肩地坐在病床后,春香首先脱下室内鞋,并说:「先脱去校服吧!我不想弄皱校服呢!」

  我马上脱去校服,整齐地叠在椅子上。

  看着春香脱下校裙,拉高上衣的动作,我不自禁地举旗致敬。

  「讨厌呀!我有这么吸引吗?」春香说。

  我点头,伸手抱着春香上床。

  让春香坐在大腿上,我便贪婪地吸啜着那颗粉红色的蓓蕾,也揉搓着另一个乳房。

  春香的脸顿时红的像颗苹果,双手抱着我的头,享受着我的舔弄。

  近一分钟后,我才把蓓蕾吐出来,看着两颗被舔湿了的蓓蕾,春香笑着说:「仁和,换我了。」

  跪坐在床上后,春香便张开口,吞噬那根青筋暴现的肉棒。

  受不了这种刺激的我,马上叫了起来,射进春香的嘴里。

  被精液噎到的春香马上吐出肉棒,低着头掩着嘴巴地咳嗽。

  「抱,抱歉啊!春香。」我说。

  春香摇了摇头,用食指把嘴角的精液抹进嘴里。

  春香轻吻了我一下,耳语说:「别紧张,放松一点,听说起初是有点不适,很快便没事的了。」

  我呆呆地看着她躺下,张开双腿,露出了流淌着爱液的小穴。

  「我也是第一次啊!请你温柔一点啊!」春香说。

  我马上把肉棒移到她的跨间,以龟头贴着小穴的入口。

  「我开动了。」说完便挺起腰,将肉棒推进去。

  很紧,很难挤进去。

  感觉到她绷紧着身子,我只好给龟头涂点唾液,然后以手指张开大阴唇,方便龟头钻进去。

  可是,无论如何用力,我都没法成事,只好整个人压在她的身上,吻着她说:「春香啊!不要怕,放松一点,我会很温柔,不会弄痛你的。」

  她点头,我继续说:「来一个深呼吸,把双腿再张开一点吧!」

  她用力地吸气后,半信半疑地张开双腿。

  这一次,我吸了一口气后,逐渐加大力度,把肉棒压进她的体内。

  「嗯!」春香哽咽了一声,紧紧地抱着我,低声说:「痛,好痛,停一停,可以吗?」

  这时我只是把龟头插了进去,便安抚她说:「嗯!我等一等吧!」

  然后,以双手挺起自己,低头吸啜她的蓓蕾。

  以舌头舔弄着乳头的时候,我并没有让下半身闲下来,一直偷偷地用力,慢慢地让龟头钻进去。

  感觉到整根肉棒都插进去后,春香立即拍打我的背,气愤地说:「好坏的,不是说好了等一等的吗?痛死我了。」

  我赔着笑说:「对不起啊!春香,我真的,真的忍不住啊!」

  「你太可爱了,使我不能控制啊!」我摆动着腰说:「很快便不痛的了。」
  她咬着唇地别过了脸,忍受着小穴传来的痛楚。

  下身忙於活塞运动的时候,我的双手都忙於搓揉着两团发育中的乳房。
  刚好一手掌握着一团,幼滑而且充满弹性,使我爱不惜手地揉着,并不时低头去舔弄。

  「唔,仁和,你弄的,弄的我很痒啊!」她娇羞地说。

  我从乳沟里抬起头,笑着说:「春香啊!你会迷上这种感觉的。」

  春香用额头轻敲我的额头,不满地哼了一声。

  我赌气地挺起上半身,让春香的第二次撞击落空,下身却在进行不知第几次的冲击。

  「呃!仁和,抱我。」她娇声说。

  我微笑着躺下时,她马上用力勒紧我的腰,使我没法摆动,只能让肉棒呆在小穴里。

  「嘻嘻,这次,看你怎样逃!」她贼笑着说完,张嘴吸啜我的颈。

  「喔,喔!痛,春香,放口吧!饶了我吧!」我的口在求饶,双手试图解开她的手。

  大概分余钟后,她才肯放口,然后色迷迷地看着我的颈。

  被吸至刺痛的颈上,留下一个数公分大的,黑压压的色斑,这是她刻意留下的爱的印记。

  也是宣示主权的凭证,亦是不用看也知道的结果。

  看着眼前这个小美人儿,我心中甚么气也消了,只留下欲火继续燃烧。
  休息了片刻,我再次摆动下半身,坚挺的肉棒再度冲击春香的小穴。

  「嗯,嗯!」她红着脸地叫着:「仁和,我,我感到,很奇怪啊!」

  「喔!」我低声说:「我,我,要射了,要来了。」

  「咦!」她高声叫出来,小穴里传来一阵灼热的感觉。

  「喔!很热啊!这是,这是甚么感觉啊!」她全身酥软地说。

  「是精液啊!」我低着头说:「我忍不住,全射了进去。」

  把肉棒抽出来后,我看着沾在肉棒上,那些夹杂着血红与斑白的体液,满意地笑了。

  「好坏的,如果怀孕了该怎么办?」春香拍着我的胸口说。

  这时的我如梦初醒,说:「这,这个嘛……」

  「跟你说笑的。」她说:「刚才四条老师找我时,已经给我服了一剂避孕药了。」

  我顿时跌坐在床上,感觉到有些冷汗在额角流下。

  2017- 11- 1103:28        #1

     查看资料发短消息引用回覆向版主反映这个帖子回覆顶部

              ptc188

               论坛元老

  Rank:8Rank:8

             UID266916

                精华0

              积分2575

              帖子3205

              阅读权限150

            註册2014-11-25

               状态离线

          第二集人细鬼坏之色诱未来姐夫

  「好大呀!」

  「这才是大人的吗?」

  「我的同学只有这么小的。」

  「是啊!很硬的。」

  听到双海姊妹花的说话,正在编排时间表的律子忍不住说:「你们两个,跟制作人做甚么了?」

  「抱歉啊!秋月小姐。让你误会了。」制作人一手用熟蛋滚眼,一手抱头道歉。

  律子好奇地站起来,看到双海姊妹花正在把玩他的大牙。

  听制作人说,他刚才想跟雪步排戏,刚讲解了拍摄微A片的大概,准备播放春香主演的一集《女校性事多》,没料到雪步突然失控,於大叫声中抽了铁铲出来,奋力地朝自己的脸门打下来。

  结果,制作人不仅流下两行鼻血,还掉了二颗牙齿。

  花了不少时间,制作人才止住了鼻血,正在以熟鸡蛋烫着发青的脸颊。
  真美笑着唱:「制作人讲大话,掉大牙啊!」抓起牙齿便往外跑。

  亚美立即叫嚷:「真美,等等我呀!」然后追了出去。

  拿她们没办法的律子,只好来到雪步的面前,说:「雪步,你这次做的太过份了,纵使你怎样害怕,也不能用铁铲打制作人的嘛!」

  「是,是,真的很对不起啊!律子小姐。」雪步含着泪地道歉,还伴上一个深深的鞠躬。

  「我真的没有用啊!真想把自己埋起来啊!」雪步喃喃自语后,从背后拿出铁铲,在办公室内挖洞。

  「喂!雪步,别在办公室内挖地呀!」律子连忙出声制止。

  「出现了,出现了」双海姊妹却在起哄:「雪步姊姊的铁铲无双呀!」
  待雪步停下来后,制作人便说:「还是别为难雪步了,她本来便惧怕男人与狗的了,相信她要晚些时候才能参与拍摄的了。」

  双海姊妹花同时说:「还是选第二个吧!」

  律子以右手按着额角,苦恼地说:「我也知道,但是,微A片是政府规定的,每一位偶像都要拍摄。」

  「於是,你便跟雪步姊姊排练了。」真美看着制作人说。

  「然后,你便会打她的主意了。」亚美附和说。

  制作人点头。

  「制作人,」双海姊妹花一起祈祷说:「祝你好运了。」

  这时,我端了新的白煮蛋出来,跟制作人交换时,顺道问他:「制作人,要换人吗?」

  「这个嘛……」制作人尴尬地说。

  大家一起看着白板上的工作日志时,都看到这星期的栏目已经填满了,没有约的仅有春香和雪步两人。

  而且制作人要去推销《GL剧场》,只剩下我这个男职员了。

  随着办公室的门打开,春香与小真一起回来。

  她们一起说:「我们回来了。」然后朝更衣室那边走去。

  双海姊妹立即冲上去,一起拉着春香说:「春香姊姊,春香姊姊,我们想看看那部作品啊!」

  「嗯!」春香点了点头,与两姊妹一起走过去。

  春香来到办公桌前,第一眼便看到制作人脸上的瘀青,便问:「制作人,你的脸,没事吧!」

  制作人立即停下手,尴尬地说:「这个,是刚才綵排时发生了意外。」
  「意外。」听到这个字,春香慌张地问:「是甚么意外,没大碍吗?」
  「没事啊!」制作人强作振定地说:「不提这个了,收到销量报告了。」
  「是的,售出多少套了?」春香面露喜色地问。

  「共有三千多个下载,二百套BD,刚好在排名榜的第十位。」律子对着大家说。

  「呃……!有点失望呢?」春香迟疑地说。

  「振作点啊!春香,毕竟这是你的第一次呢!」小真劝勉她说。

  「春香姊姊,辛苦你了,下次换我们吧!」双海姊妹花一起说。

  春香点头后,律子说:「真美,亚美,可以给你们安排明天下午,否则要等下星期了。」

  两人一起点头后,看着我说:「仁和哥哥,想跟我们做爱吗?」

  看着这么可爱的双胞胎姊妹,再望着她俩的身材后,我尴尬地点头。

  「唉!仁和哥哥好色啊!」两人一起叹气地说完,便一起拉走了春香。
                ***

  闹钟还未响起,我已经从床上爬起来,看着如铁柱般竖起的肉棒,便知道自己的绅士魂醒觉了。

  上星期嚐过春香后,那股快感一直挥之不去,得悉今天可能会跟双海姊妹花做爱后,更使我整晚难眠。

  草草地梳洗过后,便马上更衣出门,务求追上第一班电车。

                ***

  伏地挺身、仰卧起坐各二十下,然后与小真和小响一起,缓步跑二十分钟,我才算完成每天的热身运动,正式踏入765PRO的办公室。

  脱掉湿透的衣服,用小湿巾擦身时,我看到桌下堆满了纸箱。

  走上去看个明白时,小响已经抢着问:「律子小姐,这次订这么多文具,有折扣吗?」

  律子挥动食指,得意洋洋地说:「小响,这是文具商送来的,作为植入式广告的报酬。」

  「植入式广告?」小响和小真一起说。

  「嗯!简单来说,是我们拍两部微A片时,都要用上这些苍蝇牌文具作道具。」律子扼要地说。

  小真首先打开了纸箱,像寻宝那样探索着,并说:「数盒铅笔、橡皮擦也有数盒、直尺、圆规、绘图板……这些,我们可以分一份吗?」

  「稍后便分发给大家吧!」律子说完便閤上纸箱。

  「律子小姐,我们的剧本到了吗?」双海姊妹花一起问。

  律子点头说:「在音无小姐那边,你们跟她去取吧!」

  双海姊妹花欢呼着离开。

  稍后的每日例会时,音无小姐给大家派发一件透明丝质睡衣。

  然后,律子说:「各位,大家都开始习惯仁和那色迷迷的目光吗?」

  陆续有人点头后,她继续说:「所以我决定再进一步,要大家抛开那套内衣,只穿这件透明的丝质睡衣。」

  美希第一个叫了出来。

  「没甚么大惊小怪的,美希。」律子说:「反正大家都会跟仁和做对手戏。」
                ***

  收到剧本的双海姊妹花与我,都对这个安排感到费解。

  律子看到我们皱了眉头的模样,便问:「有甚么困难吗?」

  真美首先问:「律子姐姐,这种安排合理吗?」

  亚美接着问:「律子姐姐,这里说我们要仁和哥哥的身体来学习保健体育,然后依着图片来认识男性的生殖器,不怕被骂不合理吗?」

  律子轻抚两人的头说:「真美亚美,看微A片的人才不理这么多,而且每个男性补习老师都渴望推倒自己的女学生的。」

  两人一起点头,斜视了我一眼。

  「还有其他问题吗?」律子问我们三人。

  我们一致地摇头后,律子便拉了美希进来。

  然后,我们先排练一次,起初我以为是玩四人行的,没料到美希只负责说两句对白,出场数秒便结束了。

  接下来,是我独力应付双海姊妹花的追问,期间她们更会拉开我的裤裆,窥看我的男儿气概。

  这一段都没有问题,她们连这种恶作剧都应付自如,是学校里的经历吗?抑或是我想的太多了?

  换我给她们爱抚时,未开封的身体立即表露无遗。

  当我的手准备潜入真美的胸罩时,真美竟然火速钻进桌下,全身抖震地叫嚷亚美先,亚美先的,使我和律子大感意外。

  没办没之下,我只好与亚美拥抱,我俩进行法式湿吻时都没有问题,全身因害羞而通红的亚美,更燃起了我的欲火。

  当我准备跨坐在亚美的胸前时,亚美竟然用力推开我,喝叫着不行不行的同时,铅笔橡皮擦等都给她扔了过来……

  一小时后……

  律子板着脸孔地俯视着我们三人。

  因为双海姊妹花的表现,连我也要罚跪,而且不许使用自动跪完机。

  凝视了我们片刻,律子冷冷地说:「真美、亚美,你们刚才干甚么的?」
  「对不起啊!」两人一起沉吟着。

  「仁和,」律子斜视着我说:「你没有碰过她们吗?」

  我点头,然后被念了十多分钟。

  「结果,我们便要栽在仁和哥哥的手上了。」双海姊妹花一起朝天祷告。
  喂喂!这是我们的工作啊!

  律子从后推了我一把,我便走到真美的背后,以禄山之爪握着她的双峰,再以舌头舔她的脸。

  没法脱身的真美,在我的揉弄之下已经浑身骚软,躺在我的怀里娇喘着。
  隔着丝质睡衣的爱抚,手感比棉质内衣更胜一筹,使我败在真美的扭动下。
  放下尚在喘息的真美后,我和律子同时望着亚美。

  亚美连忙挥手说:「还是下一场吧!我,我怕大哥哥吃不消啊!」

  律子犹豫了片刻,说:「这样吧!亚美给仁和抚摸后,喘着气躺在一旁吧!」
                ☆☆☆

  「好了,真美、亚美,不要欺负大哥哥啊!」美希微笑着说:「否则我要你们好受啊!」

  真美、亚美同时应允:「知道了。」

  我亦挥手目送她出门,然后打开了眼前的笔记本。

  「这是保健体育的笔记呢!」我说:「有甚么不明白的吗?」

  真美首先问:「大哥哥,你跟姐姐交往多久了?」

  亚美接着问:「有初吻吗?」

  我感到愕然的时候,两人一起问:「初夜呢?这个比较重要啊!」

  「我们交往还不够一个月,说这些还太早了。」我强行中止她们的发问,翻着书页说:「我想问的是关於你们的功课,而不是我跟美希的事。」

  两人却贼笑着说:「哼哼!莫非,大哥哥看上的是我们,才接近姐姐的。」
  「才没有这回事,快点温习吧!」我厉声说话的同时,把她们拉回坐位。
  两人失望地坐下来,真美翻着课本说:「有啊有啊!大哥哥,这一页啊!」
  那是介绍男性生殖器构造的一页,大大的一幅阳具解剖图放在正中央。
  「男生的都是这样子的吗?」真美微笑着问,亚美连连点头。

  「差不多了,只是没把毛画出来。」我笑着说。

  「嗯嗯,那么这个呢?」真美再次翻书页。

  这次,全页都是文字,不过看其标题,是性交两字。

  我有点尴尬地望着真美,她说:「我不明白这段,甚么是经过充分爱抚后,男方会把生殖器插进女方生殖器之中……」

  亚美接着说:「我们这里没有孔的,怎样插进来啊!」然后脱了裤子,让我看清楚她的下体。

  「还有啊!口交又是甚么事了?」真美突然跟我耳语。

  吓的我马上倒退了数步,背后贴着墙壁才停下来。

  两人瞪着我地爬过来,不停地追问,我只好说:「口交嘛!就是用口刺激性器官。」

  两人点头后,真美再问:「可以示范一下吗?」然后扑进我的怀里。

  「没关系的,姐姐不会介意的。」真美低声说着,身后的亚美竟然拉开我的裤炼,伸手抓着我的肉棒。

  两姊妹的举动十分合拍,在我犹豫的瞬间,真美跨坐在我的大腿上,双手握着挺立的肉棒。

  「大哥哥,我到底要怎样做啊!」真美贼笑着说:「你不告诉我的话,我跟姐姐说你强暴了我们。」

  「现在是谁强暴谁啊?」我竭力地叫喊。

  亚美立即嘴唇对嘴唇地吻了我一下,低声说:「你认为姐姐会听我们的?还是你的?」

  「可恶,真美先张开口吸啜我的肉棒吧!注意别咬到它啊!」我说。

  温暖的触感吞没了肉棒后,亚美便把我的手放在她的胸前,问:「大哥哥,爱抚又是怎样做的?」

  我便把手压下去,幼滑和充满弹性的感觉,告诉我她没有穿内衣。

  既然如此,我马上翻起她的上衣,把脸贴上那发育中的乳房,舔弄着两颗粉红色的蓓蕾。

  「嗯,大哥哥,这感觉很奇怪,很舒服啊!」亚美全身颤抖地叫嚷。

  听着听着,我忘形地将精液射进真美的口里。

  放下全身骚软的亚美后,我取出面纸给真美,她说:「这就是精液吗?一点都不好吃呢!又腥又臭的。」

  「抱歉啊!我一时忍耐不住。」我低头致歉。

  「嗯!」真美躺在我的跟前,说:「大哥哥,可以教教我怎样性交吗?课本不论看多少次,我都不明白呢!」

  「实践是学习的一种方法啊!」亚美插话。

  我点头后伏在真美的身上,低头吻了她。

  双手无节制地抚摸她的全身,特别是胸脯和小穴,更是重点照顾的。

  「嗯!大哥哥,你弄的我好痒啊!」真美娇喘着说,全身不住扭动,双脚却夹紧那只轻抚着小穴的手。

  该是害羞引致的全身发烫,真美神情呆滞地看着我。

  「我要进来了,真美。」说完,我以双手将她的内裤褪下来,把坚挺的肉棒挤进她两腿之间。

  到达入口后,我手握着肉棒,慢慢地摆动着腰,将龟头像冰插那样刺进她的小穴。

  「喔!痛,痛啊!」真美红着脸地说。

  「忍耐一下,快完成了。」我说,继续用力把肉棒挤进去。

  整根都插进去后,真美痛苦地叫喊,眼角有泪水溢出来。

  「要停下来吗?」我问。

  她拼命地摇头,说:「姐姐差不多时候回来了,不要停啊!」

  於是,我慢慢地挺动着腰,让肉棒在灼热而紧窄的小穴里抽动。

  混合了爱液、处女血的分泌物,沿着阴唇滴在阴囊上,再沿着囊上的皱褶滑落在地板上。

  每一次抽动,都有分泌物溢出来,使肉棒的抽动越来越容易。

  渐渐地,真美的前额的皱褶减少了,双手慢慢地往下移,抱着我的屁股。
  「嗯!喔!大哥哥,大哥哥啊!」真美的喘息声越来越响,抱着我的手也越来越用力。

  「真美。」我叫了她一声,把嘴唇压着她的嘴唇,她会意地张开嘴巴,让我把舌头钻进去。

  随着溢出来的爱液越来越多,让肉棒的抽动加快,每次插进去后,真美都嗯了一声。

  突然,我放开了口,挺起了腰,欣赏着双乳随着我的抽插而摆动。

  「喔!喔!大哥哥,我,很舒服啊!」真美红着脸地叫嚷。

  於是,我的腰更用力地摆动,龟头传来的阵阵骚麻感,像电极般传遍全身。
  肉棒传来的快感越来越强烈,暗示我即将发射,便跟真美说:「真美,我要拔出来了。」

  「不可以,不可以的。」真美喘着气说:「我要,我要大哥哥的孩子啊!」
  这句话刚说出口,她便把脸贴在我的胸膛,不许我看上一眼。

  「呀!呀!好热,好热啊!」真美张开口大叫,双手抱的我更紧。

  直至射完后,我马上用蛮力拉开她的手,把沾满爱液、处女血和精液的肉棒抽出来。

  失去了肉棒这根塞子后,我看着那些泛黄的精液,伴随着淡红色的爱液流出来,强烈的征服感涌上心头,胯间的肉棒再度有反应了。

[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 编辑 ]本帖最近评分记录
刁民 金币 +10 转帖分享,红包献上!  
评论加载中..